第一足球网:挥刀抹脖持刀与警方对峙 最后纵身从十楼跳下身亡

海都闽南网讯 29岁的云南文山人黄某勇是老乡眼中略显孤僻却也颇安分之人。

所以,当被告知,昨日上午10时许,在池店村的菜市场附近,抹了脖子鲜血横流,挥舞菜刀与民警对峙40分钟之久的人是黄某勇时,一众老乡一时都缓不过劲来。

被警方制服送医后,做了个手术缝了几十针后,送到住院部不到10分钟,他从10楼跳下,当场身亡。守在病房照顾他的两名老乡,一个下来取药,一个走廊接电话,才挪个身,没想到他就走了。

晋江警方经调查,初步认定黄某勇是自杀,目前,正在着力调查他的自杀原因,且已与他的家属和老乡联系,配合他们做善后工作。

目前,黄某勇的老乡已经通知他的家属,他的哥哥正赶往晋江。

上午10时许 宿舍

他挥刀抹脖子

这个时间,黄某勇本该在工厂忙活着,却不知为何仍呆在宿舍。隔壁,一老伯正准备午饭。

不经意抬头,却看到黄某勇右手抓着一把菜刀,从房内走出,脖子右侧一刀长约6公分的伤口,一直流着血,伤痕看起来不浅,身上脸上沾满血污。老伯回忆说,当时吓坏了,根本不敢再看他,奔向离宿舍100米左右的厂房喊人。

“出事了!出事了!快来人啊!”听到呼救声,沈红伟和其他3人马上从车间跑出来,此时的黄某勇,挥舞着菜刀,让本想上前制止的他们心生后怕,边报警边跟在他身后。

10时10分许——10时50分许 菜市场附近

持刀与民警对峙

池店村片警李伟东接警后,马上与两名民警赶到现场。

这时,黄某勇已挥着菜刀走了200多米,来到池店村的菜市场附近的李五纪念馆前,情绪激动地反复喊着,“全世界的人都看不起我!”

这个点,赶往菜市场买菜的人群渐渐多了,多次上前制止的民警和联防队员却被轮番逼退,他喊道,“你们谁敢靠过来,我砍死谁!”

“当时情况很紧急,我们担心他自杀,多次上前制止都被逼退,只好先围住他,不让其他人靠近。”李伟东说。

“吓都吓死我了。他右手挥舞着菜刀,左手拿着一瓶水,逼着一名联防队员连连往菜市场方向退了好几步。”附近一家理发店员工,回忆起事发的一幕,不由得吸口冷气,他说,这期间,黄某勇时不时喝水,抽烟。“他手中的水喝完时,人群中有人又扔了一瓶给他。”

对峙30分钟后,民警和联防队员找来几根长棍,试图打掉菜刀,但试了几次,只打掉了他手中的水。

10时50分许,民警和联防队员分工分散他的注意力,慢慢包抄,逐渐缩小包围圈,出其不意地伸出木棍,打掉了他手中的菜刀,众民警齐上,将他制服。等候在旁的救护人员,马上将他送往医院。

11时许——12点50分许 晋江市医院

缝了几十针

11时许,黄某勇被送到晋江市医院,主治医师李医生察看完他的伤势,不禁连连庆幸。“他脖子上的伤口很深,差点就割到气管和颈部的动脉了。如果割到这两个地方,那肯定就没救了。”

随后,李医生和另一名医生为黄某勇做手术缝合伤口,手术中,他的情绪已较平静,但护士仍不放心,轻轻按住他的双手,防止他乱动影响手术。

一个多小时后,手术完成,伤口缝合好。

“我们一共为他缝了几十针,但他目前还没脱离生命危险。现在最主要的是怕伤口血肿,压迫到气管;同时,伤口可能会感染,这都可能危及生命。”李医生说。

12点58分 住院部10楼

他从10楼跳下

手术是在12时50分许结束的。在两位老乡的照顾下,医护人员将黄某勇送进病房。记者离开病房,医护人员在为黄某勇换衣。

12时58分,记者刚走到住院部楼下,刚刚被送医抢救的黄某勇却已然横趟在地,气绝身亡。

“安顿好黄某勇后,照顾他的两个老乡,一个下楼为他拿药,另一个则走出病房到走廊接了个电话。那时他独自站在窗前,趴在窗户上,还以为他在看风景。”据黄某勇隔壁病床的刘先生回忆,没承想,他突然踩在椅子上,跨出窗子,跳了下去!

“那时我刚走到病房口,看到他要跳楼,马上跑过去想抱住他,根本来不及啊!”李医生懊悔地说。

照顾隔壁病床刘先生的何先生说,当时他正好上厕所,否则,悲剧也许就能及时遏止了。

黄某勇其人

疑似患精神疾病

老乡劝医他不听

高朝贵与黄某勇住同一间房,两人是老乡兼工友,据他介绍,黄某勇到这才10几天,2月22日开始上班,在厂里当杂工。

“他平时比较孤僻,不爱说话,虽然脾气暴躁,但也没跟人吵架打架什么的。”高朝贵说,“到池店的这10几天,他经常一个人出去喝酒,晚上也常一个人躲在角落抽烟,常常大半夜不睡觉,上了一天班就没再去。”

“我们怀疑他有精神抑郁,劝他去医院看看。但他却说我们看不起他。”老乡兼工友沈红伟说。

黄某勇的主治医师李医生也怀疑他患有精神疾病,手术时,李医生问他为什么要自残。“他说他也不知道为什么,还说‘那天晚上手机一直在闪,对着我的眼睛’,所以就要自杀。”

与家人吵架

5年没回过家

“我们觉得,他抑郁可能是家里的事情造成的。”高朝贵介绍,几年前,黄某勇的母亲病了,父亲曾让他出点钱给母亲治病。但是,黄某勇却说,“我没钱,关我什么事!”

他父亲非常生气,骂他连母亲都不要了,让他离开家。

这5年,他都没回家过年。

延伸阅读

泉企心理咨询起步晚

请关注员工心理健康

泉州作为制造业基地,上百万的外来务工人员遍布晋江、石狮、南安等地。而这群庞大的外来务工人员群体,心理问题尤其容易被忽略。

361度国际有限公司心理咨询师曾莹芝介绍,泉州乃至福建的企业,在心理咨询方面的起步很晚,而广东企业自2005年起有这方面的行动。但泉企这两年会越来越关注这一块,据她了解,361°、安踏等公司已经有一个心理咨询室了,乔丹、特步等企业也在筹划中。

“泉企以服装、鞋帽工厂为主,是劳动密集型企业,员工的文化要求不高,主要生产力集中为80后、90后。他们的婚姻情感问题、人际关系问题,包括同事之间、上下级之间的关系处理等方面,较容易出现心理问题。”曾莹芝说,很多外来务工人员自身不具备发现和解决自身问题的能力,以致工作、生活中遇到的问题得不到解决,这就需要一个宣泄的地方和渠道。

因此,企业应该越来越重视员工的心理健康,逐渐建立心理咨询室制度非常必要。

泰好康公司品牌策划总监、福建心理学会会员蔡晓认为,现在外来务工人员中独生子女多,社会承受能力较弱,感情上、贫富方面容易产生挫折感和心理落差。“建议企业能够重视,启动员工关怀计划。员工有问题也应该主动找企业解决,或者跟同龄人多交往、倾诉,多跟外界来往。”(本网记者 林天真 谭青)

责任编辑:hdwmn_cjf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